百尺竿頭,更進一步&《股東訴訟庭審攻防解讀》第201812100期

2018屆股東訴訟研究會從9月份開始,除了繼續保持對公司法相關案由下批量案例的二次總結研究外,還進一步擴展了案由范圍,囊括了合伙企業、破產、票據、信托、證券相關糾紛等案由,以拓寬知識的廣度,建立商事主體外延框架。

本期研究會既有對信托糾紛、操縱期貨交易市場責任糾紛、期貨虛假信息責任糾紛等新案由的解讀分析,也有對公司合并糾紛等過往案由的回顧總結。研究會的律師們,圍繞法律規定和爭議焦點,就法律適用問題進行了深入討論和激烈爭論?,F擷取部分精彩案例解讀,分兩期(99、100期)刊出,以饗讀者。(2018年12月14日)

研究會創始人:余勇波律師?

一、原告全權委托期貨公司以外的第三人操作賬戶的,期貨公司不承擔損失。

【精彩解讀】

原告雖與期貨公司簽訂了《期貨經紀合同》等相關文件,但事實上原告委托第三人全權操作賬戶的,并有證據證明原告委托第三人操作賬戶的事實和證據,則原告的損失不能讓期貨公司承擔。

楊小麗律師

【法院觀點】

本院認為,孫卓嘉與首創期貨公司對《期貨經紀合同》及所附《期貨交易風險說明書》和《客戶須知》、《銀期轉賬協議書》、《客戶申請表》等文件的真實性均無異議,可以認定孫卓嘉與首創期貨公司建立了期貨交易委托關系?!犊蛻繇氈分幸幎ǎ嚎蛻魬獣云谪浌静坏门c客戶約定分享利益或共擔風險,應知曉期貨公司及其工作人員不得接受客戶的全權委托,客戶也不得要求期貨公司或其工作人員以全權委托的方式進行期貨交易。孫卓嘉稱受首創期貨公司工作人員邱×欺詐簽訂經紀合同,認為其購買的是期貨公司的金融理財產品,但對此并未提供任何證據證明。孫卓嘉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對其簽約及所從事的行為做出合理謹慎的判斷。從孫卓嘉提供的通話錄音中亦不能證明邱×承認其本人或首創期貨公司接受孫卓嘉的全權委托代其進行了期貨交易。相反,從錄音中可證明孫卓嘉知道是趙×操作其期貨賬戶并認可雙方關于孫卓嘉只承擔20%虧損的約定。邱×和趙×的證言亦可以相互印證證明邱×作為中間人介紹趙×為孫卓嘉操盤的事實。孫卓嘉稱邱×和趙×共同代表首創期貨公司接受孫卓嘉的全權委托并承諾承擔風險,該主張并無證據證明。孫卓嘉不能證明首創期貨公司違反了《期貨交易管理條例》及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其要求首創期貨公司賠償其本金及利息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一審:駁回孫卓嘉的訴訟請求。

【攻守觀點】

被告(守方)稱:孫卓嘉與首創期貨公司不存在期貨交易全權委托關系。孫卓嘉與首創期貨公司簽訂了期貨交易合同,在首創期貨公司開設賬戶進行交易,孫卓嘉從未委托首創期貨公司及其員工作為全權代理人代理操作期貨交易,所有指令、賬戶密碼均由孫卓嘉保管和處理。孫卓嘉起訴首創期貨公司沒有任何事實或法律依據,請法院駁回孫卓嘉的訴訟請求。

【案例原型】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5)二中民(商)初字第1876號民事判決書,案由:期貨欺詐責任糾紛

二、發起人和未足額出資的股東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賠償責任。

【精彩解讀】

公司對外負債,未足額出資的股東應當在未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債務承擔補充賠償責任,公司的發起人應在其他股東未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張菁律師

【法院觀點】

法院認為:1、楊善耕未足額出資,本應在其未出資本息范圍內對迪愛克斯公司債務承擔補充賠償責任。2、楊善耕系公司的發起人,依據公司法解釋三第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的規定,發起人在公司其他股東未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3、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因怠于履行清算義務,導致公司主要財產、賬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的,股東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攻守觀點】

被告(守方)答辯稱: 一、楊善耕已經出資到位,不應承擔賠償責任。二、楊善耕不應承擔清算賠償責任。1、楊善耕沒有怠于履行清算義務的主觀故意,也沒有過錯。作為小股東,其從未參與公司經營管理。鄭魯勛保管公司財務賬冊等重要文件,其攜款逃走后,公司賬冊等滅失,導致了楊善耕無法進行清算。2、迪愛克斯公司在吊銷營業執照之前,已經資不抵債,并無證據證明楊善耕未及時清算的行為導致了公司財產的貶損、滅失。

【案例原型】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16)蘇民終617號民事判決書,案由:股東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責任糾紛

三、合法有效的股權轉讓協議能否對抗生效判決?答案是:能!

【精彩解讀】

股權轉讓協議的效力認定是嚴格、謹慎的,轉讓協議不具有法定無效情形,一般都會被認定為合法有效的。即使簽訂股權轉讓協議后,轉讓人有權轉讓股權所依據的生效判決被撤銷,在此之前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效力依然不受影響,法院著重綜合考察簽訂轉讓協議當時各項情形,如轉讓人持股情況、受讓人是否善意、是否支付轉讓款、是否辦理工商變更登記等。

張曉靜律師

【法院觀點】

法院認為:系爭股權轉讓協議合法有效,理由是:第一,因現有證據無法證明陳濤與侯鎮生之間存在惡意串通損害陳某4利益等事實,而且一審法院亦未發現系爭股權轉讓協議存在其他法定無效事由,故一審法院有理由相信系爭股權轉讓協議合法有效。第二,侯鎮生與陳濤簽署股權轉讓協議時,生效法律文書已經認定陳濤享有天桐公司100%的股權,且公司登記機關已將陳濤登記為天桐公司唯一股東,因此,在此時間段內,陳濤即享有天桐公司100%的股權。陳濤將其持有的天桐公司55%的股權轉讓給侯鎮生系屬有權處分,加之,系爭股權轉讓協議已經辦理工商變更登記,侯鎮生在公司登記機關已經系天桐公司的登記股東,因此,一審法院認定,系爭股權轉讓協議合法有效,侯鎮生完全有權取得天桐公司55%的股權。而至于侯鎮生實際支付股權轉讓款與否,則屬于合同履行的問題,與本案無涉。第三,退一步而言,即便上述關于陳濤無權處分的理由能夠成立,系爭股權轉讓協議仍然合法有效,系爭天桐公司55%的股權仍然歸侯鎮生所有。理由:其一,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第一款的規定:“當事人一方以出賣人在締約時對標的物沒有所有權或者處分權為由主張合同無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根據該條規定,出賣人對標的物實際享有所有權或處分權與否同買受人與出賣人之間的買賣合同的效力無關。具體到本案中,陳濤實際享有股權與否并不影響系爭股權轉讓協議的效力,即便陳濤僅享有天桐公司25%的股權,其與侯鎮生簽署的股權轉讓協議仍然合法有效。其二,從善意取得的角度看,侯鎮生有權取得系爭55%股權。因系爭股權轉讓協議簽訂時間是2011年5月11日,而上海市人民檢察院抗訴的時間是2011年9月22日、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撤銷原生效判決的時間是2012年5月28日,換而言之,侯鎮生與陳濤簽訂系爭股權轉讓協議時,不可能知曉上海市人民檢察院針對上述判決會提起抗訴,亦不可能知曉陳濤取得天桐公司100%股權所依據的法律文書會被撤銷,加之,系爭股權轉讓協議簽訂時,天桐公司的股東登記為陳濤,因此,侯鎮生完全有理由相信陳濤合法享有天桐公司100%的股權,侯鎮生系屬善意第三人。再加之,陳濤已經確認收到侯鎮生支付的股權轉讓款,而且,系爭股權轉讓協議已經辦理變更登記手續,陳濤已經將系爭股權實際交付給侯鎮生,因此,一審法院有充分理由相信,侯鎮生有權取得系爭55%股權。

【攻守觀點】

上訴方(攻方)稱:陳濤與侯鎮生的股權轉讓協議不能對抗生效判決,一審判決認定候鎮生取得天桐公司55%的股權于法無據。

被上訴方(守方)答辯稱:其與陳濤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時,陳濤所持有的股權是經過生效判決及法院強制執行確定的,侯鎮生完全有理由相信陳濤對天桐公司股權是有合法處分權的。而之后發生的案件被再審發回重審及確認股權轉讓協議無效,均與侯鎮生無關。一審判決正確,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案例原型】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6)滬01民終字第10176號,案由:股東資格確認糾紛

四、財產被查封,日益貶損,損害了誰的利益?能否解散公司?

【精彩解讀】

公司大量涉訴,資產閑置無法繼續經營,繼續存續導致公司資產嚴重貶值,即便這樣,公司亦未達到解散事由。

張月寧律師

【法院觀點】

法院認為: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主要是指管理方面存有嚴重內部障礙,如股東會機制失靈、無法就公司的經營管理進行決策等,不應理解為大量涉訴、資產閑置、停止經營等經營性困難。

解散公司是最具有徹底性的最后的救濟手段,同時也具有極強的破壞性。司法解散公司必須符合公司法規定的全部條件,尤其“通過其他途徑不能解決”,系股東請求解散公司的必要前置性條件,只有在窮盡一切可能的救濟手段仍不能化解公司僵局時,才賦予股東通過司法程序強制解散公司的權利。

【攻守觀點】

上訴人(攻方)稱:慈申公司經營管理出現嚴重困難,長期無法正常運轉,陷入“癱瘓”狀態。公司目前大量涉訴,資產被大量查封,資產長期閑置,廠房荒蕪,繼續存續會導致公司資產嚴重貶值,使股東權益受損。公司解散符合公司股東的利益,也更利于保護公司債權人利益。

被上訴人(守方)答辯稱:慈申公司只是作為融資性的資產公司存在,負債也沒有超過資產,不會有經營困難問題。陳棉榮與王輝宇可以互相聯系對方,只是王輝宇不想去清理公司債權債務問題。公司解散糾紛應該先窮盡內部方式解決,不同意公司解散。

【案例原型】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2016)滬01民終10574號民事判決書,案由:公司解散糾紛

五、決議事項未提前通知,亦可主張撤銷。

【精彩解讀】

會議事項提前十日通知的規定目的在于使參會者有時間做相應的準備。公司董事會對提前通知之外的議題進行表決,使得董事未有足夠時間準備,不利于保障董事管理并參與公司經營決策的權利。

周躍律師

【法院觀點】

法院認為:會議事項提前十日通知的規定目的在于使參會者有時間做相應的準備。而會議討論的議題應當包含在通知的范圍內,如不能提前了解議題內容,倉促之中難以作出決定,亦不利于保障董事管理并參與公司經營決策的權利。關于其主張董事會的召集程序符合法律及章程規定的上訴意見,本院不予支持。

【攻守觀點】

上訴方(攻方、原審被告)上訴稱:外貿新創公司2016年1月8日董事會召集和表決方式符合法律和公司章程規定,董事會決議合法、有效。馬光與許晨曦、劉富春、杜和、劉涓、王英力六名股東為了馬光一己私利,多次聯合損害外貿新創公司利益。2016年1月8日董事會決議是為了維護公司利益和所有股東的利益,不應撤銷。

被上訴方(守方、原審原告)起訴稱:許晨曦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撤銷外貿新創公司2016年1月8日作出的全部《董事會決議》;2.王建玉在外貿新創公司范圍內就其下發2016年1月8日董事會決議的錯誤行為進行公開賠禮道歉;3.李素元在外貿新創公司范圍內就其下發2016年1月8日董事會決議的錯誤行為進行公開賠禮道歉。

【案例原型】

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2017)京03民終3499號民事判決書,案由:公司決議糾紛

六、外資企業設立股東逾期不投資,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應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精彩解讀】??????????????????????????????????????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企業法》規定,“外資企業應當在審查批準機關核準的期限內在中國境內投資;逾期不投資的,工商行政管理機關有權吊銷營業執照” ,外資企業設立股東逾期不投資,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可以視為公司成立的過程未完成,而公司被認定未成立,則其民事責任應由開辦者承擔。因此,外資企業設立股東逾期不投資,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應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蔡榮林律師

【法院觀點】

法院認為:綠能公司系經批準設立的外資企業。法律規定外資企業注冊資本的增加、轉讓,應當經外商投資企業審查批準機關批準,并且向工商行政機關辦理變更登記手續。本案訟爭投資協議書并未經安徽省人民政府批準,該投資協議未生效。綠能公司從取得營業執照到被吊銷的兩年半里從未經營且實繳資金為零,工商行政機關對該公司作出吊銷處罰。從表面看,似乎綠能公司的主體還存在。但是,因綠能公司系外資企業,故應當遵循我國有關外資企業的法律規定。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企業法》規定,“外資企業應當在審查批準機關核準的期限內在中國境內投資;逾期不投資的,工商行政管理機關有權吊銷營業執照”。綠能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與內資企業被工商行政管理機關被吊銷營業執照的性質有所不同??梢砸暈榫G能公司成立的過程未完成,該公司從未成立,其民事責任應由開辦者承擔。

股東未出資或出資嚴重不足導致公司的法律人格未能依法產生,公司的設立股東應對公司債務承擔無限連帶清償責任。本案中,根據上述已經查明的事實可以確認,張榮昌作為綠能公司的唯一股東,其實際并未出資,故張榮昌應當對綠能公司的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因此,現楊毅磊訴請要求張榮昌直接承擔本案款項的返還責任于法有據,人民法院可予支持。一審法院在查明本案基本事實的基礎上所作出的判決結果是正確的,本院予以維持。??

【攻守觀點】

上訴人(攻方)稱:撤銷一審判決,改判駁回楊毅磊全部訴訟請求。具體事實和理由與一審意見一致。

被上訴人(守方)答辯稱: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駁回上訴請求。

【案例原型】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7)滬02民終923號民事判決書 ,案由:股東出資糾紛

七、公司回購自己的股份需符合我國公司法規定的情形,否則屬于不當減少公司資產。

【精彩解讀】

公司回購自己的股份需符合我國公司法規定的情形,否則屬于不當減少公司資產,回購協議若有相關約定,應屬無效條款。

丁黎律師

【法院觀點】

法院認為:根據本案雙方《補充協議》的約定,在成豐公司完成增資以及一秀公司變更營業執照之日起一年內,“若一秀公司仍未在新三板掛牌成功或未達到凈利潤要求的,成豐公司有權要求一秀公司或其大股東的實際控制人回購成豐公司持有的一秀公司的全部股份”,而一秀公司的大股東即孫育才,故該約定的文義明確了孫育才的回購義務。雖然孫育才在該協議落款處作為一秀公司的“法定或授權代表”簽名,但該簽名系孫育才本人所簽,孫育才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和商人在簽名時理應知道該《補充協議》約定了自己的回購義務。按照孫育才的辯稱——孫育才系代表一秀公司同意孫育才在一定條件下具有回購義務,而非孫育才本人同意——這樣的辯解顯然與常情常理不符。孫育才本人在《補充協議》上的簽名,再結合孫育才之后在微信中的回購承諾和相關證人證言,可以認定孫育才本人亦承諾了《補充協議》上的回購義務?,F《補充協議》約定的回購條件成就,孫育才理應按約定進行回購。

《補充協議》還約定了一秀公司的回購義務,但公司回購自己的股份需符合我國公司法規定的情形,否則屬于不當減少公司資產。本案并沒有出現一秀公司可以回購自身股份的法定情形,故成豐公司請求一秀公司對回購股份承擔連帶責任沒有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另外,有關保證金的約定系《定向增資認購協議》中的約定,從條文來看針對的是增資行為,而非針對《補充協議》中的回購行為,且成豐公司在增資認購時并未另行支付保證金,故成豐公司要求一秀公司按照保證金的約定支付50萬元違約金的訴請,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孫育才應當按照《補充協議》的約定承擔回購義務,一審判決有所不當,本院予以糾正。一秀公司經增資驗資后的工商變更登記于2015年6月即已完成,增資文件于同年8月經上海股權托管交易中心審核通過,故《補充協議》約定的一年期限應至2016年8月底。成豐公司于2017年1月9日發函要求孫育才最遲于同年1月31日前支付回購款,故對于回購款的利息,本院從2017年2月1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孫育才支付了回購款后,成豐公司應將所持一秀公司股份轉移至孫育才名下。至于成豐公司是否有抽回出資的行為,本案不作認定和處理,相關當事人可以另行主張。

【攻守觀點】

原告方(攻方)稱:撤銷一審判決,改判支持其一審全部訴訟請求。事實和理由:孫育才在《定向增資認購協議》和《補充協議》上均有簽字,其簽字處所印的“法定或授權代表”并無法律意義,孫育才系代表其個人簽字,孫育才應當按約定履行回購義務。孫育才在之后的微信中又明確承諾回購股份,該承諾亦是代表其個人作出的。一審中徐征、上海路弛股權投資基金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簡稱“路弛基金”)的王強的證言亦能夠證明孫育才曾多次承諾對投資人回購股份,一審對這些證人證言不采信沒有道理。所以,孫育才應當履行回購義務并支付利息。一秀公司也應當按照約定對孫育才的回購承擔連帶責任,還應當按約定支付違約金。故提出上訴請求。

被告方(守方)答辯稱:孫育才并非《定向增資認購協議》和《補充協議》的當事人,孫育才作為一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代表一秀公司在這兩份協議上簽字的,故該兩份協議對孫育才本人沒有效力。之后孫育才在微信中也是代表一秀公司表示同意回購,并不代表其本人。一秀公司如回購股份則違反了公司法的規定,且公司目前經營困難。徐征和路弛基金與成豐公司有利害關系,其證言沒有效力。違約金的約定是針對增資協議而言的,并非針對回購的約定。另外,一秀公司在增資后資本被抽逃,也應在案件處理中有所考慮。故不同意上訴請求,要求維持原判。

【案例原型】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7)滬02民終6866號民事判決書,案由:公司增資糾紛

八、在涉及公司的重大交易時,未經董事會表決通過或董事長同意,程序不當。

【精彩解讀】

1、就程序而言,余鴻之作為富連江公司2009年至2010年期間的實際負責人,其在涉及公司的重大交易時,未經董事會表決通過或董事長同意,程序不當。

2、尤其是富連江公司與弘健公司進行本案所涉的四筆交易時,基于余鴻之與弘健公司的關聯關系,余鴻之應自動回避。但現已查明,余鴻之涉案四筆交易過程中,不僅未履行回避義務,相反,還直接批準了交易事項。因此,余鴻之在前述交易過程中違反了法定程序。

李秀珍律師

【法院觀點】

【攻守觀點】

原告(攻方)稱,余鴻之于2009年6月至2010年3月系富連江公司董事及弘健公司實際控制人,在此期間,余鴻之四次通過“弘健公司(或其關聯公司)購入設備、再加價轉賣給富連江公司”的方式牟取不當利益,因此造成富連江公司損失3455.2萬元(以弘健公司的購入價與售出價差額計算)。具體不正當交易情況為:將購入總價為60萬元的塑料造粒機HXSJ140/140(共3臺)以1065萬元出售給富連江公司,將購入價為325萬元的2200鋼帶生產線以1490萬元出售給富連江公司,將購入價為159.8萬元的PE250生產線以860萬元出售給富連江公司,將購入價為395萬元的雙壁波紋管800生產線以980萬元出售給富連江公司。富連江公司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一條“公司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不得利用其關聯關系損害公司利益。違反前款規定,給公司造成損失的,應當承擔賠償責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八條“二人以上共同實施侵權行為,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承擔連帶責任”之規定,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弘健公司、余鴻之連帶賠償富連江公司損失3455.2萬元,并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被告(守方)辯稱,(一)富連江公司主張的幾次關聯交易期間發生在2009年6月至2010年3月,而北緯三十度旅游公司于2011年8月才成為弘健公司投資人,余偉東于2011年10月才變更為弘健公司法定代表人(設立時的法定代表人為吳媛媛),之前也非弘健公司的監事,因此,在前述交易期間,余鴻之與弘健公司沒有關系。即,富連江公司主張余鴻之與弘健公司具有關聯關系,沒有事實依據。(二)富連江公司就弘健公司采購HXSJ140/140塑料造粒機、螺旋雙壁波紋管生產線所提交的合同系復印件,真實性不能認定;富連江公司提交的宜昌弘訊管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弘訊公司)、深圳市華圳興實業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圳興公司)等與他人所簽訂的采購合同與本案不具有關聯性,且因系復印件也不能確認其真實性。因此,富連江公司主張弘健公司因前述交易而獲得不當利益,沒有事實依據。(三)富連江公司提交的合同報批單均為復印件,不能證明富連江公司與弘健公司的前述交易由余鴻之決定;事實上,富連江公司在前述交易發生時的法定代表人為馬爭,馬爭也多次參與了前述交易的談判。若前述交易存在損害富連江公司利益的情形,則應追加馬爭作為被告參與本案訴訟。(四)富連江公司主張的關聯交易發生在2009年6月至2010年3月期間,而富連江公司2012年9月才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超過了兩年的訴訟時效期間。綜上,富連江公司主張與弘健公司的關聯交易而遭受損失,既沒有事實及法律依據,也超過了訴訟時效期間,請求人民法院駁回富連江公司對弘健公司的訴訟請求。

【案例原型】

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3)鄂民二終字第00084號民事判決書,案由:公司關聯交易損害責任糾紛

九、增資的基礎條件不具備,投資人有權拒絕支付增資款。

【精彩解讀】

本案訴爭協議簽訂后,法源公司經營地址不明,在庭審中經法庭調查亦未能查清實際經營地址,且法源公司明確搬遷地址許忠其不知情、許忠其無法電話聯系法源公司法定代表人許建、協議中資產內容三方未簽字確認且資產已經減少,故協議中約定的許忠其增資的基礎條件已經不具備。

羅燕珊律師

【法院觀點】

法院認為:許忠其增資后,應當獲取相應的股權作為支付增資款的對價,即許建及吳云清讓渡部分股權,但截止一審辯論終結前,許建及吳云清名下所持法源公司的股權已被凍結,無法實現增資目的,即上述協議中的增資內容無法實際履行。

【攻守觀點】

原告(攻方)稱:許忠其與法源公司股東達成協議一份,第二條約定,許忠其向法源公司增加注冊資本50萬元,但許忠其一致未履行出資義務。法源公司催款未果,特向法院提起訴訟。

被告(守方)答辯稱: 法源機械至今未形成增資的決議,也沒有修改公司章程變更工商登記,吳云清和許建在法源公司的股權已經被法院凍結,所以,許忠其沒有辦法實現合同目的。

【案例原型】

江蘇省江陰市人民法院 (2017)蘇0281民初11612號民事判決書,案由:公司增資糾紛

十、公司出現解散情形,且無法對盈余或虧損做出結算,股東無補足出資的必要。

【精彩解讀】

股東補足出資實質是為了保障公司存續、解決公司債務清償、保護債權人利益。本案華強公司目前處于無廠房、無設備、無經營狀態,尚未進行清算,即華強公司已經不再生產經營,對外并無債務需要清償?,F在股東之間對全部出資到位時間無法達成一致意見,除楊加能外的其他股東如尹家榮、王勝利、胡毅也未足額出資,表明股東已經陷入僵局狀態,公司已應進入解散、清算階段,加之華強公司是否虧損、虧損多少以及各個股東應分擔虧損的數額尚無法確定。鑒于此,華強公司在本案訴請楊加能、王銀生再補足出資已無必要,華強公司可在解散、清算過程中對股東尚未繳納的出資予以處理以實現股東的盈余分配和虧損分擔。

王華永律師

【法院觀點】

法院認為:楊加能的全部出資額應從公司外部關系和內部關系兩個方面認定。從公司外部來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登記管理條例》二十六條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注冊資本為在公司登記機關登記的全體股東認繳的出資額。公司變更登記事項,應當向公司登記機關申請變更登記。因此,在登記機關登記的出資額具有公示效力,應以在登記機關設立登記時確認的出資額來確定股東的出資義務。本案華強公司在登記機關登記的注冊資本為2000萬元,汪寶祥、王銀生、楊加能、尹家榮、史開祥出資額分別為500萬元、300萬元、500萬元、500萬元、200萬元,而且華強公司設立時在登記機關登記的2010年12月6日的公司章程對此也予以確認,因此華強公司在最初設立時注冊資本應為2000萬元,楊加能出資義務為500萬元。股東汪寶祥、尹家榮、史開祥、王銀生等人雖于2011年2月15日修改公司章程以減資,但因未依法履行變更登記手續,減少后的出資額未在登記機關登記,因此對外不具有公示效力,該公司章程對注冊資本以及各股東出資額減少的變更對外不能對抗善意第三人。從公司內部,即本案各股東之間,對于2011年2月15日的公司章程,有股東汪寶祥、尹家榮、史開祥、王銀生以及準備入股人員王勝利、沙淮連、胡毅的簽字認可,因此該份公司章程是華強公司股東之間就注冊資本減少、股東人數增加以及出資額減少等事項對原有公司章程的修改。上訴人楊加能主張修改此次公司章程時所召開的股東會只是電話通知,而且商定和表決時其本人都不在場,因此該次股東會的召開程序和表決程序不符合公司法規定,所形成的公司章程是屬于不合法的股東會決議,對楊加能不具有約束力。對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四十一條、四十二條、四十三條規定,召開股東會會議,應當于會議召開十五日前通知全體股東,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規定或者全體股東另有約定的除外;股東會會議由股東按照出資比例行使表決權,但是公司章程另有規定的除外;股東會會議作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減少注冊資本的決議必須經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決權的股東通過。本案中該次股東會的召開雖未書面通知楊加能,但法律并無規定必須要書面通知,而且2010年12月6日的公司章程也未規定召開股東會要書面通知,全體股東對此也無另行約定,結合會議是在楊加能開辦工廠的其本人辦公室里召開,因此楊加能對此次會議召開是知曉或應當知曉,而且楊加能在本案二審庭審時也陳述是因不同意出資150萬元而未簽字;另外,在該公司章程上簽字的股東出資比例占華強公司設立時注冊資本的75%,占股東決議減資后注冊資本的87%,已經具備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決權,是符合華強公司設立時的公司章程對股東會召開和表決的規定,同時將楊加能本應履行的500萬元出資義務在公司內部減少到150萬元并未損害楊加能的合法權益,上訴人楊加能主張曾口頭約定其應繳出資額為80余萬元,但并無證據證明,因此華強公司股東內部之間應按該次章程的約定履行各自義務。

楊加能在已繳出資81.3553萬元的情形下無需在本案中向華強公司補繳出資,理由如下:首先,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八條規定,股東應當按期足額繳納公司章程中規定的各自所認繳的出資額。因此股東應遵守公司章程的規定,按照公司章程規定的時間和數額進行出資。本案中華強公司股東雖然在公司設立后又將出資撤回,但是雙方當事人二審庭審均認可公司對外債務清償完畢,亦無債權人對此提出異議,而且股東后續又繳納出資,因此汪寶祥等人在2011年2月15日是通過修改公司章程的方式在股東內部減少了注冊資本、免除了部分出資義務。由于修改后的公司章程規定“股東的出資流程、到賬時間、資金管理和使用、追加出資、違約責任等具體事宜由公司股東出資辦法規定”,但被上訴人未能提供股東出資辦法,而《股東出資辦法》僅是討論稿,華強公司也無證據證明該討論稿經股東表決通過,而且該討論稿中只是規定股東出資到賬時間由董事長決定,但根據汪寶祥二審陳述,其作為董事長只是決定過某個階段的股東出資數額,并未對全部出資到賬時間作出過決定,因此修改后的公司章程未對股東全部出資到賬時間明確約定,即未對股東出資期限作出限制,基于此,華強公司本案訴請補足出資實質是使股東出資加速到期,該訴請無公司章程依據與法律依據。

第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二十二條規定,公司解散時,股東尚未繳納的出資均應作為清算資產。股東尚未繳納的出資包括到期應繳未繳的出資,以及依照公司法第二十六條和第八十條的規定分期繳納尚未屆滿繳納期限的出資。由于股東補足出資實質是為了保障公司存續、解決公司債務清償、保護債權人利益。本案根據華強公司與楊加能二審庭審陳述,目前華強公司的廠房、設備都已經變賣處理,對外債務已經還清,公司資產現在還剩一百多萬元,華強公司目前處于無廠房、無設備、無經營狀態,尚未進行清算,即華強公司已經不再生產經營,對外并無債務需要清償。由于現在股東之間對全部出資到位時間無法達成一致意見,除楊加能外的其他股東如尹家榮、王勝利、胡毅也未足額出資,而且華強公司作為生產型實體現已無廠房、設備,并不再經營,表明股東已經陷入僵局狀態,公司已應進入解散、清算階段,加之華強公司是否虧損、虧損多少以及各個股東應分擔虧損的數額尚無法確定。鑒于此,華強公司在本案訴請楊加能、王銀生再補足出資已無必要,華強公司可在解散、清算過程中對股東尚未繳納的出資予以處理以實現股東的盈余分配和虧損分擔。?

【攻守觀點】

原告(攻方)稱:上訴人已經足額出資,并無應繳而未繳,被上訴人既無生產經營的需要,也無償還外債的需要,亦無股東間應當分擔虧損的需要,所以股東根本無須補足出資。2、本案是一起典型的控制公司的股東濫用公司自治權,實施侵害小股東利益行為的案件。正確處理本案的唯一路徑是駁回被上訴人的訴訟請求或中止審理,引導股東將公司進行司法解散清算。被上訴人目前現狀完全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條有關公司解散的前提條件,即公司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

被告(守方)答辯稱:1、上訴人主張的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八條的前置條件是不存在的,只要股東未向公司足額繳納出資,公司就有權依照公司章程和公司法的規定主張權利。2、一審法院沒有義務引導公司清算,清算是公司內部的意思自治范圍,一審法院的處理并無不當。

【案例原型】

江蘇省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蘇08民終2897號民事判決書,案由:股東出資糾紛

十一、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由董事長、執行董事或者經理擔任,并依法登記。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應當辦理變更登記。

【精彩解讀】

裁判要點為:1、公司法13條規定的,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由董事長、執行董事或者經理擔任,并依法登記。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應當辦理變更登記。2原告提交的被告工商登記材料、被告公司章程、股東決定、免職書、委派書及律師函和郵寄憑證等證據在案佐證。

許明慧律師

【法院觀點】

法院認為:根據公司法的規定,公司法定代表人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由董事長、執行董事或經理擔任,并依法登記。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應當辦理變更登記。根據被告公司的章程,被告設執行董事1人,由股東即原告委派產生。據此,原告作出的免除來樹軍被告執行董事職務,委派韋少艷為被告的執行董事的股東決定,合法有效,被告的法定代表人應依法變更為韋少艷。原告的訴訟請求,符合法律規定,本院予以支持。

【攻守觀點】

告(攻方)稱:請求判令被告立即配合原告辦理被告法定代表人工商登記變更事宜并承擔本案訴訟費用。2016年9月19日,原告因變更執行董事、法定代表人等相關事宜,作出股東決定,決定免除來樹軍被告執行董事兼法定代表人職務,并委派韋少艷擔任被告的執行董事并兼任法定代表人。同日,原告出具免職書與委派書,免去來樹軍在被告的執行董事兼法定代表人職務,委派韋少艷擔任被告的執行董事。2016年9月30日,原告委托律師致函被告,要求被告在收到該律師函后30日內按照原告的要求協助新法定代表人韋少艷辦理被告法定代表人的工商變更登記手續。原告提交的被告工商登記材料、被告公司章程、股東決定、免職書、委派書及律師函和郵寄憑證等證據在案佐證。

被上訴方(守方)答辯稱:被告杭州倍格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經本院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

【案例原型】

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區人民法院(2016)浙0104民初8044號,案由:請求變更公司登記糾紛

?

【本會簡介】

盈科深圳股東訴訟研究會,由盈科深圳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余勇波律師發起,吸收數十名優秀律師精英團隊設立,旨在認真總結股東訴訟、股權糾紛方面各類案件的辦案經驗,及時研究法律法規及法官裁判意見,探求股東訴訟贏者之道,竭盡全力為客戶提供最優質法律服務。?

如果您有股東訴訟、股權爭議方面的問題和建議,歡迎與我們取得聯系,深入研究,共同探討!

余勇波律師新書

《解碼股東戰爭——公司設立、運營、解散的55個實案精解》

本書通過串講55個股東爭議的精彩案例,精解了29個公司法疑點難點問題,其內容涵蓋公司設立、出資、運營、清算、解散整個過程,讀者從中可以學習股東合作的法律防身之道;《解碼股東戰爭》以實際案例為背景,適當增加文學手法,創新性地敘述了關于股東的背叛與追償、名分與權力的種種故事,讀者從中可以看到一場場跌宕起伏的劇情大片。

相關文章

捷报比分